2011年11月28日星期一

十字绣 : 八仙(一)

这就是刚提到的八仙图人物之一,为了记录和督促自己的进度,决定每绣好一位人物,就把它放上部落格。

曹国

排名八仙之末的曹国舅,出现的时间最晚,流传的仙话也较少。其身世,说法大同小异,都和宋仁宗的曹皇后有关。《宋史》有传,曹佾,字公伯,曹彬之孙,曹皇后的弟弟。他性情和易,通晓音律,喜爱作诗,封济阳郡王,身历数朝而一帆风顺,年七十二而寿终

重温十字绣

我开始做十字绣大约是十多年前的事儿。那时刚嫁作人妇,老公因为在马六甲工作,嫁鸡随鸡,婚后到生下儿子,一直在古城呆了两三年,刚满月的儿子就交由槟城的家婆带。一开始迁居陌生的城市,离乡背景又人生路不熟,加上之后极度思念留在槟城的儿子,那段日子实在难挨。所幸当时接触到十字绣,那时三不五时就跑到市集里购针置布买线,然后把自己埋在一撇一捺的十字绣世界里,空虚失落的心情才获得一点释怀。

刚开始做十字绣时只挑了一个简单的婚嫁新娘新郎图,在无师自通的情况下完成了第一幅十字绣,后来把它送给出嫁的好友。接着又绣了一幅日本姑娘,也送给了老公一位住在日本的长者。对十字绣渐渐产生兴趣和信心后,就开始向难度挑战,由于对中国风味的十字绣情有独钟,所以每次挑的几乎都是些有中国画味道的图。一幅接着一幅的绣,高峰期几个月就绣好一幅。

2011年11月25日星期五

Italian Almond Biscotti 意大利杏仁饼

今天做了一个很奇怪的饼干,这没加任何油脂的饼不是一般的 cookie,也不是其他薄脆的 cracker,它厚厚的一片,倒有点像法国面包。材料非常简单,面粉和糖只靠蛋液稀湿,做法也很容易,连烤它两次就可以了。味道方面嘛,没有太大的惊喜也不特别突出,但是吃起来却越嚼越起劲,越嚼就越香,用咖啡乌泡一泡,啊!美味极了!(也可用来沾溶解的巧克力酱)

2011年11月22日星期二

香草园日记 11/2011

九月中才开辟的香草圃,种下的香草比想像中长得快,两个月后就有这样的规模了,真是让人欣慰。每天清晨兜到香草圃,随手拨弄翠绿的香草,香气徘徊手心和空气之间久久不散,人生乐事,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陶醉呢?

2011年11月17日星期四

迷迭香归西

我家小迷又挂掉了,我都快懊死了!小迷归西后,为了让她死后留些尊严,我不忍心让她的遗容曝光,只好让她的子孙代表上场。下图就是用小迷归西前的枝条扦插的小小迷,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早早为她留了后代。


2011年11月15日星期二

上海葱油捞面


今早又拌了上海葱油面,今天已经是连续第三天吃葱油面来当早餐了。这面做起来方便简单,而且好吃极了,随便你用什么面来捞,精髓全在那黑黑的葱油上!

2011年11月13日星期日

庭院 。花草 。回忆 (下篇)

现在偶尔怀念起曾经养过的,带给我很多快乐的花儿时,往往还会沾沾自喜,庆幸当时有为它们拍了些照片,现在凭着记忆依稀还没忘记栽种这些花草的心路历程。 但愿有朝一日可以和它们重拾旧情,再续未了缘。

松叶杜丹是我很喜欢种的草花之一,高峰期曾经收集了十多种花色,现在它们已经在邻居家扎根,不怕没了品种。单瓣的飘逸,重瓣的华丽,左上角黄色的我最喜欢。

2011年11月11日星期五

庭院 。花草。回忆 (上篇)

(摄于2008年)

繁花似锦的庭院是每个爱花人的梦想,我当然也不例外,回想当初拥有自己的庭院时已经是八九年前的事儿了。那时,整个院子还是被混凝土洋灰覆盖着,唯一最突出的就只有院子左侧的一棵芒果树,花花草草也种得不多。或许当时孩子只是个两三岁的人儿,忙着上班之余还要为大小事情操心,因此没有太多的时间和闲情投身园艺,尽管爱花爱草也只是随意种上几盆不大会开花的孤挺花和没有叶子的沙漠玫瑰而已。

2011年11月8日星期二

香橙蜂蜜 Tea bread

一直很想知道外国烘焙食谱里所提到的 Tea Bread 味道是如何的。在国外,我们一般所说的发酵面包被归类为 “yeast bread”, 而没用酵母的 tea bread 虽然冠个 bread 字,但又绝对称不上是面包,顶多是呈长方形,体积较大的 muffin 而已。

2011年11月4日星期五

今年丰收


踏入十一月份,今年快将接近尾声,我翻了翻种菜笔记,再打开电脑看看菜菜的档案,发现原来今年的种菜计划不是很成功。院子里的菜圃从七月开始就一直空着,仅存的茄子也只撑到八月。之后陆续在收成后的菜圃里草草的埋了堆肥,原本打算十月份再栽种今年的最后一批菜,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因为一些原因耽搁了播种时机。而且今年北马雨水多,进入十月份到现在几乎天天下雨,早上晴朗的天气带来的却是午后的雷雨,变幻莫测的天气顺其自然成了我耽搁种菜的借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